地区版

灵魂的四种处境,你处于哪一种?

提姆·凯勒(Tim Keller)在他的《祈祷》(Prayer)一书中描绘了这样一幅航海图景:“想象你的灵魂是一艘船,一艘有桨和帆的船”。在这个场景中,他问了一个问题,帮助人们查看自己的属灵健康状况:你是在航行、划船、漂流、还是下沉呢?

这个问题可以提供两方面的帮助:帮助我们认识自己的属灵状况;为我们提供了解他人的窗口。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在划船,实际上却在漂流,或者以为自己在漂流,其实是在下沉。同时,这个问题也能穿透人际关系中浅薄的地方,直达一个人的内心,知道他真正的境况。

对于这四种灵魂的处境,《诗篇》的一些段落可以对他们作更具体的说明。

1、你在航行吗?

查看你的属灵状态,你是否在乘风而行、乘着圣灵的风前行?你是否感到祷告是一件轻松、愉悦的事情?每天读到的经文是否像田地里的宝藏一样闪闪发光?你是否很期待参加教会的聚会以及主日礼拜,珍惜赞美和服侍的机会?是否感觉和神之间有通畅的交流?

如果你处在航行的愉悦中,你会像大卫在诗篇16篇6到9节中那样祷告:
        用绳量给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处。我的产业实在美好。
        我必称颂那指教我的耶和华。我的心肠在夜间也警戒我。
        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边,我便不至摇动。

当然,大卫也不是时常能达到这样的属灵高度。他常常挣扎,必须为信仰争战,有时也会陷入绝望的低谷。但是,在这段经文中,我们能感受到圣灵的风吹动着他灵魂的帆。

2你在划船吗?

如果你在划船,说明在前进,但是进步的过程缓慢、艰难。你需要与每一波打来的浪潮搏斗才能前进。凯勒写道:“划船意味着你发现祷告和读经更多意味着一种责任,而不是乐趣。”它们是你的日常事务,好像做一般家务一样。你坚持参加礼拜,训练自己听道、侍奉,甚至赞美,但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常常感到心烦意乱、疲惫不堪。你希望能乘风前行,但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风的吹拂。

如果你处在这种境况中,你可能会像大卫在诗篇63篇1节中那样祷告:
        神啊,你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寻求你。
        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

大卫在这里的祷告不像在诗篇16篇中那样充满愉悦。现在他跪在旷野,“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但当圣灵的风渐渐减弱、脚下的地面也干涸时,他并不是放弃努力、躺在船上。相反,他的眼目注视着神,努力划船,切切地寻求神。

3你在漂流吗?

从远处看,漂流和划船差异不大,但离近看,你会发现漂流和划船的巨大区别:努力。漂流的人放弃了努力。你停止恳切祷告,不再定期读经。参加聚会的时候不认真倾听,甚至停止参加聚会。你感到疲惫、沮丧、甚至幻灭,把桨放在一边,被动地等待一阵风来拯救你。

诗篇中能反应此种情况的经文较少,因为诗篇本身就是祷告。即便是在最黑暗的时候,他们也在努力划桨——继续祷告、聚集、寻找。不过,在诗篇42篇中,诗人受到阻拦不能进入圣殿。因此,尽管他仍然能祷告,但他和其他重要的得到恩典的途径隔绝了。

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几时得朝见神呢?(诗篇42篇2节)

我从前与众人同往,用欢呼称赞的声音,领他们到神的殿里,大家守节。我追想这些事,我的心极其悲伤。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他笑脸帮助我,我还要称赞他。(诗篇42篇4到5节)

漂泊的人渴望得到恩典,他记得自己曾经的属灵复兴以及同伴们,但他失去了争战的意志。他的灵魂沮丧,所以漫无目的地漂流,从一个软件到另一个软件,从一个节目到另一个节目,从一个任务到另一个任务,从一顿饭到另一顿饭,时间一周又一周地过去。他离自己想要的属灵状态越来越远,改变的决心也越来越小。

4你在下沉吗?

你灵魂的小船是不是正在悄悄进水?你漂流了一段时间,随后撞上了坚硬的礁石——失业、分手、疾病、死亡,水开始慢慢渗入。几周或几个月后,你的信仰在喘息着求生。你不再渴望以前有力量、有满足的信仰。你开始质疑那样的信仰是否曾经是真实的。你不考虑重新开始祷告生活、建立读经计划、或加入小组。你在别处寻找答案,或干脆回避这些问题。

即使是诗篇作者也经历了灵魂的沉沦时刻。听听亚萨回想起自己灵魂中的一个暗夜时,声音中的心痛和绝望:
        我实在徒然洁净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无辜。
        我思索怎能明白这事,眼看实系为难。
        因而我心里发酸,肺腑被刺。我这样愚昧无知,在你面前如畜类一般。(诗篇73篇13节、16节、21到22节)

你的心是否慢慢对神充满怨恨?你的痛苦是否已经转化为自怜?困惑是否已经转变为痛苦和怨恨?怀疑是否已经变成了冷漠?你的船进水了吗?

这个问题的一个作用就是让人注意到身边正在下沉的船。有多少灵魂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沉沦,在发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不要独自漂流、沉没

在讨论属灵健康的时候,我们会发现绝大多数漂泊者和沉没者是独自一人,而绝大多数航行者和划船者与其他人一起。

凯勒在书的结尾这样写到:

“喜欢航海的人可能觉得用这个场景描述属灵状况很有帮助。然而,圣经中更常使用筵席描述人与神的相交……一起吃饭是圣经中最常见的友谊和团契隐喻之一,这个异象预示着与永生神难以想象的密切和亲密的团契。它唤起在挚友面前享受精致美食的感官愉悦。与神和我们所爱的人充分交通的‘酒’将是无尽的、无限的喜悦。”

筵席和航行,这两个画面都传达出了满足感,同时,筵席还表达了连接。有人独自吃饭,但没有人独自享受筵席。同样地,在属灵层面,没有人独自航行。与神深入的交流需要在教会中与其他灵魂更深的交流。

因此,在与神同行的道路上,如果我们感觉自己正在漂流或更糟,纠正船的第一步就是将我们的船驶入水手聚集的区域。

内容来源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代”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代所有。未经福音时代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5-87770337)或微信(fuyin20062019)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