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穷传道人”的现状与对策

谈这个话题觉得心情很沉重,因为少数传道人在穷中坚守、在穷中坚信、在穷中服事,这是一个不争的现实情况,令人即赞叹又痛心。笔者考虑了多少次,也一直未去写。经过同工的鼓励,我才开始动手。文字有点长,5,300多字,请各位耐心读下去,并赐教!

笔者因为工作的关系,在全国的一些地方走访了百余间新教、天主教、东正教的教会,到过大山里面的教会,到过小村镇的教会,看到过几间破瓦房的教堂,看到过主日聚会时寥寥无几信徒的教堂,也来到过只有几十平方米租借的、同工坐着小板凳在另外一个板凳上复印打字、有宗教场所许可证的教堂,一间山区的教堂在圣诞节前夕因为穷,连装饰用的彩带也买不起……这些个教堂,不仅仅是条件简陋,而且传道人工价很低,甚至是生活拮据。可谓是“穷传道人”。

一、“穷传道人”的基本现状。

那么这些“穷传道人”是什么样的现状呢?笔者简单的归纳如下。

1、做工的工价(工资)较低。

低到什么程度呢?我曾经在一个小城镇的教堂,遇到那里有两位毕业一年多的神学生在服事,他们是夫妻俩。每个人每月的工资仅仅是500元人民币,两个人合计收入为1000元人民币每个月。这样的工资收入标准,两个人加在一起都不如这个城市最低工资的标准。他们有一个小孩子,无奈,只好交给父母去带、去养。

工资低不仅仅是小教会、“穷教会”,还有大中城市毕业不久的神学生,他们的工资也不高,有的还低于本地的社会平均工资(社平工资)。

还有一个山区教会的长老,也是教会的负责人。每个月工资1000元。这1000元她每个月要十一奉献,而且由于教会穷,在探访信徒的时候,购买慰问品、送慰问金等,有时候她还要从自己的工资里面出;教会购买一些生活日用品,如卫生纸、洗洁精之类的小开销,她也是自掏腰包;有时还要响应救灾的号召,自己出钱、出物献爱心,到手的实际工资已为数也不多了,家里基本也指望不上。

这只是其中的两个例子。我们去过一个距离县城挺偏远、山里的教堂,传道人没有工资,教堂的座椅上有灰尘,估计是好久没有聚会了。见到她的时候,她是闻讯、挽着裤腿、急急忙忙的从田间过来的。但是从交流中感觉到,她敬神爱人的心挺坚定,丝毫没有抱怨。

2、社会保障和福利待遇较低。

低到什么程度?有的没有任何的社保、医保等,更不要奢望什么“五险一金”之类的保障了。有的乡镇传道人到了退休年龄了,但是没有退休金,但是依然坚持在“穷教会”服事,因为上级两会也苦于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呀!

好在现在患病住院有“新农合”、“大病保险”之类的医保,尚可维持。但是平时如果有病、或常年需要治疗、购买药品、而不能住院的慢性疾病,要么就忍着、扛着,要么就自己付费。

至于什么交通费、通信费、出差的伙食补助金等等,那就不要想了。有的教会有摩托车、有的信徒自愿出车作为上山下乡、走村串户去传道、探访的交通工具就不错了;如果去上级两会开会,两会又不管午饭,有的就自带饭,或吃碗面条之类的充饥,还有的干脆不吃饭往家赶。

有的“穷传道人”的福利待遇可以说低到可怜的地步。

当然大多数的教会即使是不富裕,也要为专职传道人交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等。

3、管不了家人。

由于穷,工资低、待遇低、收入低,这“三低”造成了他们对包括自己的老人、子孙,就没有承担抚养、抚育、赡养的能力,再加上在教会的常年服事、乡里乡亲信徒的诸多事务也需要他们,很少有节假日的休息,做家务的机会也不多,家人基本上不能指望他们照顾,而且他们有的还“胳膊肘往外拐”:有的传道人在教会建教堂缺少资金的时候,还会拿家人积攒的钱给教会或无息借给教会;还有的以个人名义为建堂去贷款、借钱,担当一定的风险;有的传道人把家里的一些东西、物品、米面油等还拿到教会奉献……,家人理解的行,不理解的还受埋怨。

二、造成“穷传道人”现象的六个主要原因

之所以出现“穷传道人”的现象,原因较多,主要有以下六个方面。

1、本地区经济不发达、不富裕。这样的教会本身就是由于收入不高,甚至是穷,造成了奉献款的入不敷出;有的教堂一年到头那点奉献款,用于日常的水费、电费、北方用于冬季取暖费等开销外,所剩无几;有的信徒由于不富裕、钱少,只好往教堂拿一点米面油、蔬菜之类的实物作为奉献,这样的教会传道人就会愈加贫困。

2、信徒少,而且多为个人收入低,甚至是没有收入的老年信徒群体。有的教堂也就是几十个老年信徒,自己还靠子女赡养,哪里有更多的钱奉献?

3、信徒流失严重。穷教会主要在农村,大都市一般不会存在的。那里的信徒不是在增加或持平,而是在骤减。因为年轻人到城里去打工,离开了;有的老年信徒也到城里去带小孩或安享晚年,离开了,信徒流失的严重,我看到有的教会聚会的时候,一个教堂里也就是三、四十个人,诗班都是“银发”同工为主,信徒少了,奉献款自然也少了。

4、暂停线下实地聚会和限制聚会人数,造成的奉献款下降。

这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甚至出现在城市的教会。不能实地聚会,有的老年信徒要么没有智能手机、要么压根就不会使用网络,扫码奉献不可能;有的教堂当地限制最多为30人,有的限制50人、100人不等,但是不能扫码的还是不允许进教堂,这样奉献款就会下降、减少,造成专职传道人工资不得不削减,有的偏远教会干脆就已经停发工资几个月了。

5、本身是专职传道人,没有退休金之类的固定收入。

这部分传道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交养老保险、自己也没有购买,因此退休没有退休金,只是靠教会给的些许工资,有的时候还发不了,因为教会的收入也微乎其微。

6、因为社会环境、文化环境等影响,少数地区教堂已经被封。

有的地方教堂因种种原因被封,信徒不但不增加,反而因为没有教堂这样合法的聚会场所而大量流失,个别地方是流失殆尽,几年没有聚会了,更谈不上奉献款和传道人的工资、福利待遇了。

三、改变“穷传道人现状”的对策

如何改变和打破“穷传道人”的局面,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笔者曾经和有的基督教两会的领导探讨过,现给予以下八点建议供参考。

1、传道人还加强自身的生活适应能力,争取多一些收入。

传道人,特别是小教会的“穷传道人”,要做“T”型人才,不做“I”型人才,即要有一专多能的本领,不能只是在一个领域“一条道走到黑”,成为“I”形,要在不影响正常教务、圣工、事工的同时,自己做点力所能及的社会上的工作,成为“T”形,在横向的、纵向领域都可以有所作为,以增加收入。

说到这里,有这样一个例子:一位在山区的牧师,年仅30多岁,他那个小教会聚会的人也就是五、六十个人,供应传道人正常的基本生活比较难。因为他们是农村,所以家里父母种植了一些桃子、苹果、梨、葡萄等,无奈之下这位牧师就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推销这些东西,以增加点收入,养家糊口。可是有“属灵”的人就指责他:你这样做不对,你这是不属灵,你作为牧师怎么能够在网络卖东西呢。

他和我说过之后,我告诉这位年轻的牧者,不要听他的!使徒保罗是伟大的先哲,他还为了生计重操旧业:制造帐棚呢!使徒行传 18章1至3节有记载呀:“这事以后,保罗离了雅典,来到哥林多。遇见一个犹太人,名叫亚居拉,他生在本都;因为革老丢命犹太人都离开罗马,新近带着妻百基拉从意大利来。保罗就投奔了他们。他们本是制造帐棚为业。保罗因与他们同业,就和他们同住做工。”

所以不要听有人瞎嚷嚷,主耶稣基督不是木匠吗?主的十二位门徒有的不就是渔夫吗?有的不是医生吗?有什么不可以的?该干嘛干嘛,坐等受穷不如动手去自食其力。

2、如果是两个人都在教会服事,应该有一个人到社会做工,拓宽个人收入渠道。

我在一个县的教会看到他们有几对夫妻都是在教会服事的传道人,但是他们当中有的是装修的工作、有的是电工的工作、有的是药店的工作,没有把两个人都“捆在”一起,做到传道、养家两不误。

有的教会本来就不大,人不多、事情也不多。那两个人同时都在一个教会,就不如有一个人在教会服侍为主,另一个到社会上去工作,这样可以多一些收入维持家庭的生活。这样做的好处,不仅仅是收入增加,而且也是在教会服侍的“另一半儿”没有后顾之忧,安心的在教会事奉、做工、牧养。

一位市基督教协会副会长、主任牧师也给了这样的建议。

3、为了更好的改善穷的状况,应该做一些兼职工作。

这个和第1点、第2点有些类似。而这种情况就是说不脱离教会的事工,在教会继续做工。但是可以“忙里偷闲”做一些兼职的工作。我就遇到一位教会的传道人,由于疫情期间他们教会两年多没有复会,收入极其微薄,有的时候没有工资。怎么办?他的亲属是做熟食品加工的,于是就帮助亲属在网络和朋友圈里做销售,而且销路非常好,这样就增加了收入。这是一个兼职的工作,随时随地可以放下,也随时随地可以做。

这里我们也来看看牧者兼职的例子:有的牧长甚至是主任牧师本身就有企业,如外贸、餐饮、房地产、海水养殖、连锁经营、销售公司等,他们可不是“不务正业”,他们是专职传道人,只不过企业交给团队打理而已,但他们确实是老板。这有什么不好的?靠自己的双手劳动,自己富裕不说,也给教会和同工带来福利,这样的见证挺多的。

4、上级基督教两会应该想方设法帮助“穷传道人”。

对于基层教会传道人的困境,两会要知道,而且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更要关心、帮助。比如:可否减免交纳会费?可否在逢年过节、或生病的时候给与一些物资、资金方面的帮助?可否给与一定的补贴、补助?遇有特殊的情况时候能不能号召所属各个教会伸出爱的援手给予帮助、摆脱困境?

最主要的是能不能交给他们一些技能和经营、管理的能力,比如可以培训、可以送他们去主内的企业去实习、锻炼、工作等。有的基督徒企业家就是从教会招聘信徒做员工的,这是一个好途径。这是变“输血”为“造血”,从根本上解决他们出了神学院就到教会,然后就只会讲道,没有什么生存的技能和本领,而受穷的尴尬。

5、“富教会”、“大教会”应该伸出援手。

相对来说那些奉献款在年收入超过百万元以上的“富教会”、“大教会”不能看着自己的同为传道人有困难,而坐视不管,同为一位父、同为一位主、同为同工、同道,在他们困难的时候拿出“九牛一毛”的资金帮帮那些“穷传道人”吧。谁还不是从困难中走过了的?谁敢保证一辈子不遇到困境?教会的钱本来就是出于神,出于信徒奉献,不是谁的“钱袋子”和“小金库”,应该拿出来一部分帮助“穷教会”、“穷传道人”,积攒那么多钱谁也带不走,是吧?大家相亲相爱、和衷共济、共渡难关多好!

我曾经在东北和华南有的教堂的墙壁上,看到他们教会多年来资助、帮助偏远地区“穷教会”、“穷传道人”的示意图,几乎遍及东西南北,那里的牧师表示,还会一如既往的帮助自己的同工、同道和教会。这种做法值得点赞和推广。

我曾经了解到有的教会牧长每月五千元的工资不要,分别给那些“穷传道人”和工资不高的神学生;我还了解到有的教会牧长对于求助的“穷教会”从来不拒绝,有的时候出手就是五万元、十万元,在主内有口皆碑;有的教会为“穷教会”捐赠钢琴、空调、桌椅、音响设备等,对于改善“穷教会”的面貌、改变“穷传道人”的窘况有很大的帮助。

6、争取本教会外的肢体帮助。

本教会不富裕,但是有的教会信主的肢体是乐善好施的。比如有的教会有企业家的信徒,他们每年都要奉献资金和实物,有的数目还挺大,那我们的“穷教会”、“穷传道人”也是可以争取的。

有这样一件事,一个山区教会的传道人应邀到一个大教会去讲道。当他讲道后结束的时候,说到自己教会想要翻建一个大一点的教堂,资金严重缺乏的时候,流泪祷告。会后,这个教会把当日的奉献款全部给了他,而且有的企业家信徒还留下了他的电话和微信,事后把部分建筑材料和部分资金送到了他们的教会。感谢主!这种本教会外的奉献不是不可能的。

7、教会再穷,也要想方设法为传道人交保险。不要亏欠传道人最起码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保障,因为如果不缴纳这些基本保险对传道人将会是“终身的遗憾”。

8、如果教堂存在被封的情况,除了教会的负责人要据理力争外,可以聘请法律顾问出面,依法维权;同时,我们的两会要发挥作用,要为合法的教会站出来说话,与有关部门沟通、衔接,争取早日依法复堂。

亲爱的弟兄姊妹、尊敬的各位传道人,使徒保罗在监狱中多次蒙教会的帮助,他也说过:“请你们为主接待她,合乎圣徒的体统。她在何事上要你们帮助,你们就帮助她,因她素来帮助许多人,也帮助了我。”(罗马书16章2节)阿们!保罗在给腓立比人的书信中还说:“我也求你这真实同负一轭的,帮助这两个女人,因为她们在福音上曾与我一同劳苦;还有革利免,并其余和我一同做工的,他们的名字都在生命册上。”(腓立比书4章3节)阿们!

所有的传道人、信徒,我们同为神的儿女、同为主的羔羊、同为主内的肢体,大家要应该是心连心的、相通的,甚至“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传道人是我们信徒的牧者,肩负着福传和牧养的大使命,是可爱、可敬的人。我们要正视教会中尚有“穷传道人”的现实问题,他们常年为福音在坚守、在拼搏、在留守,甚至是在“拼命”,真的不容易!怎么能让他们穷呢?为起码的生活捆锁呢?我们要想方设法帮助那些“穷教会”、“穷传道人”摆脱资金上的困境和生活上的困扰。这不是单纯的为了金钱“玛门”,而衣食无忧是正常的!我们的信仰不是越穷越属灵,而是在自己做工的同时,取得神给的工价、信徒的供应来养活自己,而且“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哥林多前书9章14节)传道人、信徒要以因信称义的平安、健康、喜乐、富足来荣耀神,为主作美好的见证。

亲爱的读者,您对此问题怎么看?有什么高见?或要提供什么帮助?请发表您的意见、建议给福音时代吧。

愿上帝赐福与我们的传道人!愿上帝与我们同在!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代特约撰稿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代”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代所有。未经福音时代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5-87770337)或微信(fuyin20062019)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