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福音小说:感谢

配图
配图

我叫向胜利,是个喜欢望着天空的女孩。记得十六岁那年,我还是曲阳县的一名重点班的高三学生。那时,我在班上理科成绩才中上等,最主要的原因是数学成绩跟不上去,拖了全班后腿。

数学老师在上课快结束的时候,点名批评了我。他说:“向胜利同学,语文成绩很拨尖,也非常有文学才华,但数学却一踏糊涂,如果步入大学,将来会吃亏的。”听了他一席话,我羞得把头埋在课桌上,而全班同学都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

叮铃铃……

下课了,而我却还沉浸在数学老师的话里,同学叫我去打篮球,我却低头不语地在走廊上若有所悟地走着,走着……

“向胜利……”数学老师喊我的名字,“还在想我为什么批评你吗?”

我昂起头,犟嘴说:“我、我没有,我也并没有故意拖全班后腿。”

数学老师把我单独叫到一边,耐心开导说:“老师不是故意出你的丑,而是数学的确是你的短板,以后我给你开小灶,给你补课,希望你好好珍惜这个机会。”

“嗯!”我连连点头,心里充满了感激,便应声说:“好的,谢谢陈老师。”于是,除星期天以外的每天下午放学后,数学老师手把手地辅导我,耐心地指导。

高考后,我收到了南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乐坏了,在房间里雀跃欢呼:“我考上了!我考上南开了!”我冲弟弟笑,说:“你姐考上了!”我向爸爸妈妈亮出南开大学录取通知书,他俩露出久违的笑容。要知道,我是全乡第一位以曲阳县理科成绩前十名考上名牌大学的人,是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

可是,感谢父母之余,我还要感谢谁呢?我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的数学老师。我用家庭座机拨通数学老师的手机,迫不及待地告诉他:“谢谢你,老师,我考上南开了。”

“祝贺你,但你不用感谢我,而要感谢上帝。”

“为什么?”我奇道。

他回答:“是上帝把我赐给你,让我用聪明的大脑帮助你成材,所以你要感谢他。”当时,我不明白,心想,明明是要感谢老师,却为什么要感谢上帝呢?上帝是谁,他有华罗庚、苏步青他们智商高吗?

到了开学的日子,家乡的父老乡亲都到火车站来送我。已经头发发白的村长拍拍我肩膀,只说了两个字:“加油!”火车缓缓呼啸而来,广播大声提醒人们:“请去天津的旅客检票上车。”我向亲人和乡亲挥了手,踏上了去天津的火车,去寻梦,同时,我要面对的也是一种全新的环境。

可大一下学期那年,由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导致我右腿瘫痪,无法上课。母亲守在我的病床边,悉心照顾我。医生说我要花一年时间才能出院,而且不能保证像以前那样正常行走……怎么办?我心中的希望之火被瞬间扑灭!我才十八岁,还有许多梦想没实现。

那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我躺在病床上,凝望着天花板,一种孤独感涌上心头。为了打发时间,我打开收音机,很偶然的听到一首名叫《脚步》的歌曲,由盛晓玫作词并演唱。我听着听着,被那种雨后彩虹般的心境所吸引。我开始觉得,基督教的音乐真是好,比起世俗歌曲来,它犹如一泓清泉,滋润着心田,浇灌着绿洲。

我随着歌的旋律轻划手指,不自觉地代入进词的内容里……

“我也挺喜欢这首歌,这首歌是基督教歌曲。”旁边病床的女病友晓梦对我说。

我侧目看向晓梦,只见她手里捧着部大部头,封面呈暗黑色,金色印烫着“圣经”二字。她放下翻开的《圣经》,善意地冲我微笑,像极了开到荼靡的勿忘我。她把书的一页打了个折,放在床头一边,温柔地对我说:“今天下午,会有市教会的人来探望我。”

我一听,一时好羡慕她,因为,我也很渴望被人关心和在意。

午后,云黑压压的堆了一片,风使劲吹着窗帘,我心想,教会的人不会来了,可就在那天下午三点,病房门口出现了一行人,四女一男,其中那个青年男子格外引人注目。他约有一米七的身高,穿着一件牛仔衣,修长的腿,剪着个平头,却显得非常精神。

教会探访组的人放把雨伞放在门口一边,带来一箱牛奶来探访姊妹,握住她的手,跟晓梦谈心拉家常,嘘寒问暖,为首的青年男子见我在旁边认真的聆听,便冲我善意地笑了笑,说:“你也可来信耶稣,因为他真的爱你。”

“爱?”我确实也想被爱,可我并不了解他们笃信的耶稣是怎样的。我对那男子说:“我不拒绝被爱,可他不是外国人吗?”

男子轻声回答说:“耶稣不是外国人,他既是神,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接着,他耐心的宣讲耶稣的爱,介绍创造天地万物的天父。可我当时依然倔强,暗忖:“我为什么要信这个呢?”

但当时,我也并没有拒绝。也许那时,我是在等待神的拣选吧!接着,他们围成一圈,开口为晓梦祷告。我莫名的感觉到,世上真的有一种爱——一种来自姊妹的爱,但那时,肉眼凡胎的我还不明白神的爱。

住院快一年的时间,我的右腿终于康复,跟以前一模一样。我试着跳了几下,见没有一点事,就兴奋地对晓梦说:“你看,你看,我的腿好了,我又可以继续上大学了!”

晓梦双手交叉合在一起,闭上她的双眼祷告:“全能的主、万能的父,感谢你借医生的手把上胜利姊妹的腿治好。希望你继续保守她,让她早日认识你,归向你。孩子这样感恩的祷告,是奉耶稣基督得胜名所求。阿们!”

我不禁愣住了,心想,是不是教会的人都有一颗博爱的心呢?我应不应该试着了解、接受基督教信仰呢?可是,这种的想法很快就被世俗的琐事冲散和占据。

完成大学四年,我又考取了地质学的研究生。走上的工作岗位不久,我受命去西藏出差考察。我正坐在回衮州的客车上用耳机听音乐,忽然听见外面的世界一片惊叫声。

“雪崩了?……”

我慌忙扯下耳机,惊恐的望着外面:高速公路左侧上方,冰雪如白色的巨浪一般,几十头公牛发怒般向我们这边汹涌地袭来。“大家别慌,都坐稳!”司机大声说着,双眼凝视着前方,加大油门,客车飞一般的窜到另一头。紧接着,车身后的雪哗哗落下,把后面的一段高速公路吞没了。

好险!我们幸运的躲过一劫。我这才觉得,一定有一位神在庇佑着我们,要不然,就不会有一次又一次的神迹出现。就在这时,座位旁边的一个男人连忙说感谢上帝。

我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他一对剑眉,脖子上戴着一条金属制成的金灿灿的十字架项链,而在他身边,放着一把吉他。喔,是他,竟然是他!就是那个探望晓梦的那位男子!

他发觉我在打量着他,就扭过头来对我说:“你也要感谢上帝。”

“好帅气的男人呀。”我见到他清秀的脸,一对英武的剑眉,顿时,我的心如小鹿乱撞,一时不能平静……他主动凑过来,跟我坐在一起谈创世记的耶和华,谈着谈着,对我说:“我给你弹一首盛晓玫的《医治的爱》吧。”他取来他的吉它,一只手紧握着,另一只手弹奏出轻快而又激励人心的旋律,仿佛有种无形的力量,安慰着我……

我以前只是觉得他个子高,长相俊秀,没想到他还懂音律。我心想,如果他不是基督徒,兴许会成为音乐人也说不定。我一边听着他弹奏的旋律,一边用手比划着,又一边沉浸在对未来的向往中……

谁也没有想到,我跟这个男子后来竟成了一对。他是一位神学院毕业的大专生,年纪与我相仿,只比我大八岁,擅长音乐。

岁月的佳酿愈发香醇,时光的遂道也不断向前。聊着聊着,我跟他在人群中牵手了,而且肆无忌惮,不管旁人的目光。我跟他背靠着背,看夕阳、落霞,嗅花香,听吱吱吱喳喳的鸟语,只见,一群鸽子从天空掠过,然后消失不见……

有一天,他送戒指向我求婚,说:“我愿意给你保护和幸福,负起做男人的责任,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羞怯了,但看见他这么诚心,就收下戒指,半晌才轻声答应说:“我愿意,不管你贫穷富有。”他深情地看着我,用双手温柔抚摸着我的脸……

我答应做他所爱的夏娃,跟他在家乡教堂举行简约而圣洁的婚礼。而我,穿着白色的婚纱,拖着长裙,怀着朝圣的心情,和他步入教堂的红地毯,戴上他送给我的戒指,许下十字架下的约定,微笑对他说:“感谢那场雪崩,感谢上帝让我们相遇,感谢上帝把你赐给我,感谢上帝的拣选……无论将来怎么样,我都会珍惜神的恩典。”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代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代”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代所有。未经福音时代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5-87770337)或微信(fuyin20062019)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