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从东北一乡下聚会点的春节聚会一窥当地农村教会的现状

2月11日,正月初二,是农历新年后的首个主日。早晨6:10,笔者从老家所在的村庄出发,徒步一个多小时来到离家最近的另外一个村庄的教会。期待着因春节返乡潮参与聚会的人数比较多,然而迈入教会的一瞬间我愣住了,教会里稀稀拉拉一共只有11人。

一位老姊妹把我引到放有一本公用圣经的座位,随后又递给我一本赞美诗集。待我落座后,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教会内部挺宽敞的,至少可以容纳100多人,两部立式空调在工作着,屋内比较暖和。两位60多岁的同工(一位弟兄,一位姊妹)在台前带领大家唱诗,没有司琴。身着圣诗服的姊妹唱完诗歌的第一句,喊一句“起!”,大家就一起唱了起来。在献唱环节,4位弟兄姐妹参与了献唱。

在证道环节,一位佩戴象征圣职身份的“罗马领”的中年弟兄受邀分享。在证道的开头,他先做了一个见证。聚会前一天的傍晚起了大雾,能见度很低,他担心第二天难以过来证道;聚会当天的早晨,雾依然没散。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他下定决心,照常过来证道。他带着信心向神祷告,求神把大雾散去,结果雾真就散了,他可以平安、顺利地开车前往。结合证道的主题经文以及自身的经历,他鼓励弟兄姐妹们在新的一年要在灵里殷勤,火热地服侍主。面对为数不多的会众,他感慨地说道,哪怕在座的有一个人听进去并且跟着改变,他就不虚此行了。

聚会结束后,我跟现年八旬左右的该教会创始人以及目前负责教会主要事务的她的儿子进行了交谈,我们谈到了教会的发展历程、人数变化、面临的挑战、讲台供应等话题。

老负责人说,这间乡村教会有二十多年的历史,起初是租用闲置的厂房、电影院聚会,后来购置了目前的场所,并且办理了相关的登记手续。聚会人数最多时能有七八十人,现在平常聚会能有四五十人。谈及春节期间聚会人数为何这么少,她分析了几个原因:一是春节期间走亲访友,有的脱不开身;二是一些不信主的家人回来了,他们排斥基督信仰,致使家里的基督徒不敢出来聚会。关于第二点,老负责说如果处理不好跟不信主家人的关系,之后的信仰道路会遇到不少拦阻。

笔者老家所在的农村有不少民间信仰,在春节期间尤其兴盛,这往往会加剧基督徒跟不信主的家人的冲突。那边几乎家家户户都请“灶神”“财神”,也有许多家供祖先,以及到山神庙烧香烧纸跪拜等。一位姊妹就曾在这个问题上跟家人发生了很大的矛盾。这位姊妹信主后,认为不信主的丈夫供祖先是拜偶像,就把那些都给撤掉了。结果,丈夫把她狠狠打了一顿,二人关系也大不如以前,经过挺长一段时间,关系才逐渐缓和。

就在今年春节期间的主日聚会前,一位姊妹还征求教会老负责人的意见,问是否要参加聚会。老负责人安慰她说,向神祷告吧,跟着自己的情况来决定,即便在家也可以寻求上帝。

教会平时人数减少,一是因为一些老年信徒归了天家,有的则是行动不便,还有的是去城里跟子女同住。除了上述原因,教会应对一些政策法规的举措也令一些信徒选择了离开。比如,有的信徒无法接受在教会院内挂国旗。

在人数减少的同时,年轻人的缺乏也是教会面临的一大挑战。教会中仅有两位较年轻的信徒,一位是陪孩子读书的45岁姐妹,她会弹琴,但不常来聚会。另外一位就是老负责人的儿子,50岁左右,早前做运输生意,因为一场重大的车祸而留在了家里。这位弟兄在教会以及所在村庄起了很大的作用,不少老年人遇到不会操作手机等各种问题时,都来寻求他帮助。

讲台供应是该教会面临的另一大挑战。主日聚会时,该教会主要通过邀请城区教会的牧者前来证道,老负责人的儿子也读过神学,一个月可以分享一到两次。目前来看,讲台的供应难以满足信徒的需求,在面对一些异端邪教时,教会的牧者也难以准确地分辨。2012年,邪教“全能神”曾在当地很活跃,趁着集市发放传单,称世界末日快要到了,如果不信“全能神”都要下地狱;目前,当地也有一些基督徒私下聚会,经常学习启示录相关内容;周边还有不少崇尚灵恩的聚会,比如,说方言,聚会时大哭、扑倒、呕吐、打滚等。面对如此种种,教会的牧者感觉不对劲,却也无法准确地辨析。

在城市化的大背景下,农村教会未来的道路在哪里?必定会越来越衰落吗?通过这间教会的情况以及其他地区的成功案例,笔者觉得,城市教会的帮扶是农村教会发展的一条出路。这间乡村教会以及周边的乡村教会虽然是独立自主运营,不隶属于城区的教会,但城区的教会却愿意在人力、财力上积极给予帮助。当知道该教会缺少供暖设备,城区教会立即给奉献了两台立式空调;城区教会的牧者还帮助另外一个乡村教会做牧养工作,主日的时候开车接送不方便前来聚会的信徒。

在其他地区,笔者也听到了两个城区教会帮助农村教会发展的成功案例。其中一个濒临关门的农村教会,在城区教会给予人力、物力的帮助下,逐渐复兴了起来;另外一地,两会的负责人直接将市区的核心牧者长期安排到衰落的农村教会,藉此让走向衰落的农村教会重新焕发生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代”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代所有。未经福音时代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5-87770337)或微信(fuyin20062019)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