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改变“穷传道”现象的六点建议

关于这个话题我已经写过很多次了,最近在走访教会过程中这个问题仍然摆在面前,我看到了那低矮破旧的教堂、寥寥无几的信徒、穿着迷彩工作服风尘仆仆来接待的传道人、没有退休金和医保的已退休的教会负责人、每个月仅五百元工资的传道人、七十多岁的教会负责人因为没有接班人而仍在坚守……这些问题我们不能忽视。

传道人是教会的宝贵财富,他们的辛勤付出是信徒得以成长的基石。而传道人,尤其是专职传道人,特别是乡镇一级的基层传道人,他们以传福音为使命,应该得到充分的尊重,他们的生活应该和其他人一样过得好,这是我们基督教信仰的一个原则:“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

因此,确保传道人得到公正的待遇、生活有切实的保障、不受亏待,不仅是对他们个人的尊重,更是对神的敬畏、对教会整体健康运行的保障。

在这个事情上,我感觉我们真地有些亏欠有的传道人了。最近,我到辽宁抚顺市清原县一个村的教会(聚会点)走访,几位教会的传道人和同工在大风中和水泥、筛沙子维修教堂,他们辛苦不说,全部是义工,还要奉献。我问他们靠什么维持生活?他们告诉我:就是靠种地呗,也没有什么其它的收入。他们没有进过神学院、没有圣职、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各种保险,只有奉献、奉献、再奉献。就是这样他们已经在这个山区的教会带领几十位信徒坚守了二十多年。

这样的传道人在中国还有许多:有七个人的教会,没有奉献款,更谈不上什么“工价”了,传道人还要“倒贴”电费、水费、冬季取暖费。他们舍不得呀,这是一个有“身份证”(宗教场所活动许可证)的点呀,放弃了就不能再批了;把自己家房子奉献出来做教堂的传道人,已经是祖孙三代传福音,哪有什么“工价”,都是义工奉献,也是分文不得还要“倒贴”……他们为了什么?不言而喻,也无须赘述。

但是我们不应该因为他们甘心乐意奉献就亏待了他们呀!

在许多大中城市的教会中,传道人的待遇相对较好。他们通常拥有稳定的收入来源,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的收入可以与当地的中学教师相媲美。除了基本的工资,他们还可能享受到额外的福利,例如年终奖金、住房补贴、工资是“12+1”等。这些福利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他们的经济压力,使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能够更专注于教会的事工。

然而,这种情况并不是普遍存在的。在信徒较为匮乏和不富裕的乡镇和农村地区入不敷出的教会,甚至是“亏损”的教会,传道人的待遇就显得相当严峻。“难道我们没有权柄靠福音吃喝吗?”在这些地方,传道人的工资往往远低于当地的平均水平,有时甚至无法达到最低工资标准。更令人担忧的是,即使是这些微薄的收入,也不是能够按月、按时发放。这种不稳定的经济状况使得传道人在履行牧会、牧养的同时,不得不分心去解决起码的生计问题、解决教会的费用问题。而有的“属灵”的人还指责他们这样“不属灵”、“世俗”。

这样的现实状况对于传道人来说是一种巨大的精神和经济压力。他们不仅要管理教会、负责牧养、探访慰问、照顾到自己的家庭,包括年迈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孩子,还要面对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挑战。在这种“两头忙”的生活节奏中,传道人很难全身心地投入到教会的工作中。他们可能会因为缺乏时间和精力而无法充分准备讲道、管理教会、提升自己(读神学都拿不起学费),或者无法像他们希望的那样深入探访和关怀教会弟兄姊妹。这种分心不仅影响了他们的圣工和事工,也可能对教会的整体运作和信徒的属灵生活产生负面影响,给社会也造成了教会是“穷人的”印象,并不荣耀神。

面对这样的问题,甚至是一种不平等现象,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漠然冷淡。在这里,我还要说咱们的基督教两会和那些年收入超过百万元的大教会,能不能拉一把?能不能帮一把?能不能舍一点?特别是基督教两会作为主内管理机构,有责任也有能力对传道人的待遇问题进行干预和协调。对此,老弟兄再次呼吁:

一、基督教两会应该有整体规划和措施。

基督教两会可以深入基层,发起一项调查,了解不同地区传道人的待遇现状,收集具体的数据和案例。不能靠着基层教会的会费高高在上,要走基层、访教会。基于搜集的这些大数据信息,基督教两会可以制定出一套具有针对性的建议和措施,甚至是发硬性的“红头文件”规定,比如传道人的社保、最低工资标准、住房资助等,旨在逐步改善传道人的待遇。

在制定规章制度的过程中,基督教两会需要考虑到各地经济发展水平的巨大差异。例如,在经济发达的地区,可以探索设立更高的工资标准,而在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则可以考虑提供额外的生活补贴、交通补贴或住房援助等。此外,也可以考虑设立紧急救助基金,以帮助那些突然遭遇经济困难的传道人。

除了物质支持外,教会和社会也应该给予传道人更多的精神鼓励和尊重。这包括公开认可他们的工作,为他们的事工成就颁发荣誉证书,以及在教会内部和外部媒体上分享他们的故事和见证。通过这样的正面宣传,可以提高传道人的社会地位,使他们感到自己的工作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和珍视。

二、制定科学、公平的专职教牧人员工资和待遇体系、制度。

能否以省级基督教两会为单位,制定传道人工资、福利待遇标准,比如基础工资加服侍工龄、学历、圣职职称、在教会的职务等,有的地方参照当地中学教师的工资标准给传道人,这样值得借鉴。在推动这些改革的同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改变现状需要时间,但是要抓紧。可能会遇到来自不同方面的阻力和挑战,而且这项工作毕竟复杂,有些“缠手”,因此,我们需要有耐心和毅力,通过教育和倡导,逐步改变信徒的观念,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支持传道人就是支持教会的未来。

如果我们缺少建立健全教牧人员薪金待遇体系的经验和能力,可以对外委托专业机构或专业人员来做,基督教两会或教会负责把关、审批;亦可借鉴那些已经建立健全此方面的基督教两会或教会的成熟的方案,采取“改头换面”的“拿来主义”的办法,因地制宜实施和操作。

三、用专项措施和方法保障传道人的收入和待遇。

比如:能否设立“传道人工资储备金”?基督教两会将会费按照比例提取“储备金”、教会按照奉献款比例逐月提取“储备金”等。

“储备金”的用途有两个方面:一是遇到类似自然灾害或突发事件、疫情等,教会奉献款骤降而传道人发不出去工资的时候启动;二是按照计划资助那些不能发工资或拖欠工资、工资水平极低的传道人。

“储备金”应该是专款专用,不得挪用,以确保传道人的利益。

所谓专项措施和方法应该有不少的渠道。还比如专职传道人的意外伤害险、大病保险,将一旦出现问题时的负担转移给保险机构。

教会成立经济实体(公司),用收入弥补和保障教会的正常运转、传道人的收入。不要听有的“属灵”人在那里说三道四,把公司办好了,经济实力壮大了,为上帝所用、为福传所用,有什么不好的?总不能坐以待毙受穷吧。

四、教会再穷,也要“咬牙”拿出资金,确保传道人最基本的福利待遇。

这方面大教会没有问题,但是不富裕的教会难度就大了。但是即使难,也不能亏待了传道人。比如社保、医保、大病保险等,哪怕是最低档也好,起码有个保障。有的传道人真地不容易,都七十多岁了,为主服侍了大半辈子,到老了没有社保、没有医保,靠教会给的一点工资生活。一旦教会遇到什么风险,比如“新冠”疫情之类的,收入没有了,这点工资也无法保证及时、足额发放了。

有人说,有的教会穷得什么也没有,怎么保证传道人啊?我们不是常说爱人如己、我们主内是一家人、同为肢体吗?我们那些富足的教会就应该看那些贫困教会的笑话吗?咋滴啦?到动真格的时候就口惠而实不至了?基督教两会拿一点、富足的教会拿一点、信徒拿一点,这三个“一点”不就可以攒一点钱、集腋成裘吗?有的省级基督教两会每年在全省各级教会募集资金资助困难的神学生和“穷传道”的做法值得点赞和借鉴,我看到有的教会信徒非常主动积极参与奉献,最少的五十元,有的是两三千元。

当然,对“穷传道”的帮助不仅仅是金钱,还应该有物资方面,包括对教会的设备、设施等。有的大教会为“穷传道”送去电动自行车作为代步工具,有的把教堂富余的音响、投影、座椅、空调机等无偿赠送给需要的教会,有的教会对送到神学院的传道人给予生活补助、报销路费等,这都是好办法,会改善“穷传道”的条件。

五、交流和互助。

一是建立农村传道人之间的交流平台,让他们分享经验、互相学习,形成互助合作的网络;二是把城里教会的传道人,特别是神学生交流到基层聚会点传道、负责,有的大教会规定神学生毕业必须到农村的教会服事一到二年,方可回到母会,而且这是考核神学生的一个硬性指标。这样做的好处是:神学生经过艰苦的历练,他们会想方设法改变同工和教会的条件,大教会也能够及时得到反馈,拿出帮助的措施等。

此外,还要有精神激励。基督教两会或大教会要定期组织精神激励活动,如研讨会、退修会、见证会和交流会,帮助传道人在精神上得到更新和鼓励、帮助他们在技能方面有借鉴,使他们在脱贫方面有新的突破。

为什么有的乡村教会没有神学生愿意去?那就是应有的待遇得不到保障、教会也养不起呀。这就造成了这些堂点牧养师资力量不足、教会越来越萎缩,甚至是干脆就被合并了。我和一位基督教三自爱国会主席建议过:那个十几个信徒的聚会点千万不能注销了,那是我们主内的一个资源啊,今后再审批新点,几乎不可能。我们如果放弃少数穷教会,说明我们无能,也真地是犯罪。后来,这个聚会点就有县基督教三自爱国会每月资助一些、派传道人去牧养,保住了教会,不至于“黄了”。

其实,我们的信徒是通情达理的,关键是我们的教会如何做好这件事情。在神还有难办的事情吗?我们要开动脑筋,不要坐视不管、不要坐以待毙。信主、为主献身就不应该好好生活吗?传道人也好、信徒也好,不是越穷越属灵,那不是神的本意,也不是荣耀神的。

六、“穷传道”也要提高自身的能力,通过各种途径改变自己困难的窘境。

比如要学会一些技能和技术。有的传道人在服事教会之余,把自家的农副产品,如水果、粮食、鱼肉等在网络销售;有的靠在网络做一些音视频,得到“打赏”;有的到社会上做一些工作,比如做兼职的工作,以增加收入。我们不能只会“单打一”的传道,别的什么都不会,那样是不行的。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是木匠、使徒保罗是做帐篷的。他们都有一些技艺,这样可以养人呐。

我这里说的是乡村的基层教会,因为他们和城里的大教会不同,不可能每天都要在教会,顶多一个礼拜两三天有活动,其余时间他们有空的。

同时,我们的基督教两会和大教会也要联系社会,比如总工会、妇联、劳动就业机构,他们有无偿培训的课程、培训班,介绍、帮助农村传道人去再学习一些本事,帮助他们联系工作等。

可以动员主内的企业家或经营者尽可能的在我们基层的传道人当中录用员工,扩宽就业渠道。有的教会负责人自身就有企业,他们把自己的企业的一些岗位交给了基层的传道人,这样既放心又解决了传道人的工作问题。

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要谴责基层的传道人为了生计去做工。靠辛勤劳动养活自己和家人,也是符合我们信仰的,劳动是光荣的。“人莫强如吃喝,且在劳碌中享福,我看这也是出于上帝的手”,“并且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劳碌中享福,这也是上帝的恩赐。”是吧?

我们不能亏待“穷传道人”,这是我们信仰决定的,也是福传的保障,是教会复兴的基础。各级基督教两会和教会应该对此重视,拿出计划、拿出规划。农村基层教会稳,则整个教会就会稳。以上写的这些不仅仅是一个呼吁,更是一个要听其言、观其行,拿出真金白银的实际行动来做的。

我们看到有的教会或传道人到社会去做公益慈善,这是应该的。但是我们是否能眼睛向内、先把“自家”的事情做好?然后再出去到社会?把有限的资金、物资用到基层教会,帮助我们自己的“穷传道”肢体?这样可能没有什么荣誉或名声,但是都记在神的账册上,祂知道、祂喜悦。我曾经看到好几位有经济实力的牧长,他们把属于自己的工资一分钱不要,分别给了那些新入职的、收入较低的神学生或有困难的基层传道人,多少年了一直这样。这是榜样!

在不能亏待“穷传道”的问题上,通过各级基督教两会和教会的努力、持续的倡导,采取一些措施、做出一些规定、完善这方面的制度,拿出一些实质性的东西来,我们有理由相信,“穷传道”的待遇问题终将得到逐步的改善,起码一年改善一点,慢慢就会好起来。他们将能够在更好的环境中,继续他们的神圣使命,为上帝的荣耀和教会的复兴无忧无虑地做出更大的贡献。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代特约撰稿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代”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代所有。未经福音时代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5-87770337)或微信(fuyin20062019)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